奶盖没有盖

让我看看你能走到哪。

等我回来。

很快,国庆就回来。

我恨不得发广播告诉全天下的人,《天盛长歌》是一部很好的剧,特别值得我们花时间去看!不管是选角、造型、服装还是画面、剧情、台词、配乐这剧都称得上良品!

大家都去看啊QAQ。

芒果tv每晚22点,《天盛长歌》DVD版(我个人更喜欢这个版本)不见不散!

【叶蓝】平常的一周(完)

*叶蓝小电影群drive car活动。
*第八题:玩角色扮演游戏。
*时间:7月25日。
@叶蓝小电影群
*有私设,叶修依旧是原作设定的叶神,许博远是我私设的一家小公司的老大。
*我流叶蓝。
*文章字数7000+,有r18,请找适合的时间地点阅读。
*我无法避大家的雷,所以一旦看到不适内容请立刻退出,谢谢配合。
*人物是属于虫爹的。



许博远再一次从外面回到家里时终于对G市夏天的丧失了所有的忍耐力。

走进家门的他把钥匙一放,在大厅就脱了上衣走进浴室。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又干,现在许博远急需洗一个澡冲掉黏腻的皮肤带给他的烦躁感。

叶修听到外面的动静,从书房走出去就听到伴随着水声传来许博远的一声喊,"叶修,帮我拿下内裤!"

叶修摇摇头转身去帮他拿了,走到浴室门口也不说话,直接推门就进去,许博远一直有洗澡不关门的习惯。

"我挂在这了啊,"叶修看着自家男友正正对着自己闭着眼胡乱地搓头发有点不忍看,"你说说这是第几次让我帮你拿衣服进来了?"

"这不是厅里没拉窗帘么,不然我就光着出去了。"水冲在脸上,许博远的声音有点模糊,"再说了,让我媳妇给我拿衣服有什么不可以的。"

说完他几下把头发上的泡沫冲干净,抹干脸上的水,笑嘻嘻的把脸凑出来,"亲一个?"

"去去去,"叶修笑了,伸手把许博远的脑袋推回去,"赶紧洗,溅我一身水。"

叶修走出浴室,拿空调遥控器把温度降得更低了些。

"叶修,我们晚上吃什么?"许博远洗完了澡走到卧室里套上了上衣中裤,"太热了,我不怎么想吃饭,我想喝汤。"

"可以啊,"叶修坐在沙发上,"反正都是叫外卖。"

叶修和许博远两个大男人都不是喜欢做饭的,偶尔兴起了或者吃腻了外面的东西才会想着自己动手。以前许博远没那么忙的时候下班了直接回家也会时不时自己开锅,但自从他离开了之前的公司自己做老板以后,这种闲情逸致他就很少再有了。自己干了小两年,公司逐渐走上正轨,平时没那么辛苦了,但做饭这种事情,一旦久不做了,再拿起就很难了。

而叶修更不用说了,他现在虽然跟许博远在G市生活,可平日里还是要远程遥控兴欣的训练的,忙起来连吃饭都忘了,或者直接一桶泡面了事。自己动手做饭对他来说太费事,所以就算会做他也很少动手。

点完了外卖,许博远坐在沙发上看着从窗外铺洒进来的阳光有点晃神。
G市的夏天实在是难熬,处在灼热的阳光底下的人和物都被它晒去了精神气,一切看着都是那么萎靡。这几天天气好得过分,天空中半片云都没有,阳光阳光就那么毫无阻碍的洒下来,而许博远为了招揽一个客户,最近都在外面跑来跑去,工作的烦恼再加上这么个天气,让他烦躁得不行。到了黄昏阳光照进屋子里,甚至会让许博远产生时间停流像是要窒息的感觉,就像现在。

"叶修,我们去度假吧?"许博远烦闷地抓了抓半干的头发,忽的转身面对着叶修说。

"嗯?怎么突然说这个?"叶修也看着他说。

"G市最近真的太热了,好烦,不想工作,我想去个凉快的地方避暑"许博远说,"我之前听他们说k市四季如春,我觉得那就不错。"

"你认真的?"叶修问。

许博远说那些话其实本来是抱怨居多,但听到叶修这么问他,他突然又觉得去度假势在必行了,

"对。我想去,"

这么说着许博远一下觉得心里的烦闷减少了许多,甚至因为对接下来的计划有期待而产生了愉悦的情绪,于是他一下躺倒在沙发上,仰着头看叶修,

"当然不是立刻就出发,得先搞定我那个客户,然后还要等你安排好兴欣的工作。"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现在是夏休期,我离开一段时间他们也能自己处理好。"叶修低头看着枕着他大腿的许博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还有点润。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许博远笑嘻嘻。



等两人都处理好所有的事情腾出时间来,已经是十天以后了。

许博远和叶修到达K市机场时是下午两点,换做是G市,此时户外基本是不能待的,阳光能照得人头晕目眩,但当他们走出K市机场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阳光很是温和,可能是地势原因,即使是在最热的时候,这里的温度也只有二十七八度,所以这时候阳光照在人身上反而是舒服的,偶尔还会有一阵不带一丝暑气的微风,许博远站在出口长呼一口气,果然出来度假就是爽!

他们预出了七天的空闲时间出来玩,出发前两人就只是粗略了解了下K市一些著名的景点和预定了酒店,并没有做详细的攻略,反正K市从来没去过,逛哪里都是可以的。

第一天他们只在酒店周边的街道走了走,顺便一条街接着一条街的吃过去。

第二天在路人的指引下他们去坐了船,游览了当地有名的L江,同乘的游客给他们推荐了Y山,于是第三天他们去那坐了缆车。

那的缆车是长椅式的,就只有身前一个横栏卡住,走到最高处的时候,离地面有几十米,两个人都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到了第四天,两个人都有点不想出门了,毕竟两人都不是有多爱出门走动的人,吃的吃过了玩的也玩过了,K市还是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避暑的目的达到了,此行已经不虚了,然后他们两个人就在酒店打了一天的游戏。

第五天晚上吃完饭之后,他们想着去找个公园散下步消食,但是走错了路,到了一个有点偏僻的公园,两人本着反正散步哪都行的想法,走了进去。进去以后发现这个公园还挺让人惊喜的,人不是很多,而且人工的痕迹也很少,看着很自然。他们还在里面发现了一片竹林,但当时天已经黑了,他们就没有进去逛。



晚上回到酒店,许博远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忘了拿内裤,但他没有喊叶修帮忙,自己拿了件酒店的浴巾围着出去了,他的箱子里藏了些东西,还不能给叶修看到。

"明天我们再去一次今晚的那个公园吧,感觉那个竹林还不错。"许博远对着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的叶修说。

"行啊。"叶修半起身,拍拍身边的空位,"上来。"

许博远笑着躺上去,凑近了叶修亲了亲他的嘴唇,"要zuo么?"

叶修回吻他,"你觉得呢?"

………

今晚夜色撩人。



第二天吃完午饭他们就出发去了昨天那个公园。竹林里面修了一条小路,竹子长得很高,被压弯下来,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拱形,阳光被竹叶切成斑驳的影子投到地面,风一吹,叶子就沙沙地响。

"这个地方真的太棒了!"许博远感受着清凉的微风,不由自主地赞叹。

"是啊。"叶修向来对于自然风景没什么太大的感受,此刻看着这片竹林也觉得这确实是个好地方。

"哎叶修,你知道么,其实竹叶中间的那个细长的芯可以用来煲汤的,我外婆在我小时候就经常拿这个跟黑豆煲汤,我特别喜欢喝,"许博远伸手拔下了根他口中说的芯,随手放到了嘴里试了试,"没味道。"

"你怎么什么都放嘴里。"叶修拉住他的手,简直哭笑不得。

许博远嘿嘿笑了笑,把芯扔到土里了。

"后来我有自己试着去做,但是却发现好像不是很好喝,可能因为做的人不同,也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见什么都稀罕吧。"许博远又说。

"你说这个可以煲汤我是头一次听说,我以前甚至都没有注意过竹子还有这个东西,G市的汤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什么都能放进去。"叶修说,"不过我倒是挺好奇它做出来的汤是什么样的味道的。"

"有点咸咸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放了盐,"许博远说,"回去我做给你尝尝。"

"那我可就等着了。"叶修笑。

"嗯哼~"



两人继续并肩牵手走着,现在周围没有人,之前叶修抓了许博远的手,索性就没有再放开。往前走了几分钟后,路边出现了一条岔路,没有人工铺路,只有前人踩出来的一条黄泥路,两人对视一眼,走到了那条岔路上。

顺着路下去,等到路平缓之后,两人发现自己好像到了一个类似山谷的地方,周围有好些高大的树,但并没有完全遮住阳光,所以看着并不阴森,反而有种世外仙境的感觉。地上铺满了落叶,踩着软软的,周围很安静,只有偶尔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几声鸟叫声,和他们踩过树叶的声音。

直面大自然的美总是比其他方式来得更让人震撼和心情愉悦,他们两个人都彻底放松下来,有种被洗净身心的感觉。

"这趟K市真的来得太值了。"许博远轻声说。

"是啊,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叶修赞同。

两人继续缓步往前走,突然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大叔,两人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过了一会,又走过去好几个人。

"原来那上面也可以通下来这里的么?"许博远说,"我还以为这里那么偏,没什么人走呢。"

"不过看这些路的痕迹就像是人踩出来的,平时应该也时不时会有人来的。"叶修接着他的话头。

"也是。"许博远说,"那我们走过去从那边上吧。"

"嗯。"


但他们上去的时候遇到了些麻烦。

"这前面真的是可以上去的路么?"许博远避开了一个岔出来的荆棘,"怎么看着像没人走过的?"

"我感觉也像是没人走过的。"叶修将一个高出膝盖的荆棘绕开刺往下踩了踩。

两人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但前面的荆棘丛实在是太高了,许博远还不小心被刮了下手,虽然没有出血,却也破了皮,他们就停下了往前的脚步了。

两人回头想往回走的时候发现刚才踩下的荆棘此时又有一些复位了,又得再踩一次。两个人花了十几分钟绕了出来,在平地看着对方微冒汗的脑门和略显凌乱的衣服发型,一下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看着好傻!"许博远大笑。

"对啊,而且被划到手的人更傻。"叶修这么说着却拿起许博远刚被划到的手又瞧了瞧。

"裤腿上沾满了小刺球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许博远立刻回击。

"你的裤腿上也不少。"叶修用眼神示意。

听到这句许博远又笑了,他一边蹲下去抓开裤腿上的刺球一边说,"我们俩真的像个傻子。"

叶修也学着他蹲下去清理自己的裤腿,"谁说不是呢。"

两人找不到上去的地方,只好原路返回,从刚才下来的地方再上去。

等到走出竹林的时候许博远突然福至心灵,说,"你说刚才我们在下面遇到的那些是不是也是因为找不到路所以又原路返回的啊?除了那个荆棘丛,我们在那往前走根本没看到有上去的路。"

"听你这么说好像还挺对的?"叶修回答。

许博远哈哈大笑,原来傻的不止他们俩。然而下一秒他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想到他们到那个荆棘丛的时候那里压根就没有被人踩过的痕迹,也就是说大家看到没路就原路返回了,而不是像他们妄想着自己开一条路,所以傻的只有他们俩而已。

叶修看着突然笑又突然一脸被雷劈的样子的许博远,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在心里叹气,我的傻媳妇哟。

许博远看着叶修的表情,一下就读懂了他内心的想法,抬手拍掉了叶修摸他脑袋的手,"你才傻!不准摸我的脑袋!"

叶修赶紧顺毛,"不摸,我就拉手,拉手总行吧。"

许博远没有搭理径自往前走,在心里哼哼,说得好像之前就拉着的手放开过一样。

叶修笑嘻嘻的追上跟他并肩走。

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伴随着几声鸟鸣声,一切看着都那么美好。



在公园走了几个小时,回到酒店两个人几乎马上就瘫倒在床上。两个人都算得上是坐办公室的,体能也就跟一般人一样,甚至还要更差一些,连续走了几万步已经快要到极限了。他们在床上一睡就睡过了晚饭时间,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

许博远揉了揉空空的肚子,提议去吃附近临江的烤鱼,叶修表示举双手双脚赞成,于是两人速度换好衣服出发。

因为卡在这个比晚饭时间晚又还没到夜宵的时间,平常几乎满座的烤鱼摊并没有多少人,两人选了个靠边的好位置,点的菜也很快就上来了。两人话不多说,埋头吃了十几分钟,把肚子填了个半饱。他们的位置是露天的,今天晚上K市一直在吹一阵微风,刚上的烤鱼还很烫,许博远吃得起劲,但多亏了这个风,他也就脑门冒了点汗。

许博远放下筷子,喝了口冰过的啤酒,叹道,"舒服~"

叶修也喝了口手边的可乐,"看来你真的很喜欢K市,这才来几天,我几乎天天都能听见你说这里好。"

"可不是么,看看人家这风景,这气候,啧啧,G市真是没法比。"许博远说。

"那要不要多待几天?"叶修问他。

"公司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做呢,出来玩一周已经很满足了,算啦。"许博远回答他,"但是我们可以下个夏天再来~"

"不过下次不去Y山了。"许博远补充了一句。

"行啊。"叶修哈哈笑。




等到吃饱以后许博远的脚边已经堆了三四个空酒瓶了,叶修不会喝酒,那些全是他一个人喝完的。吃烤串烤鱼啤酒是标配,这几瓶酒对于许博远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不由自主的变得有点兴奋,他觉得现在这个时机正合适,可以把之前在想的那件事拿出来说一说了。

许博远又喝了口啤酒,明知故问,"叶修,我们认识多久了?"

"唔……我们是09年认识的,"叶修算了下,"到今年9年了。怎么了?"

"九年了,真是个好数字,"许博远避开叶修的询问,"11年我们俩在一起,算到现在也有6年了,也是个好数字。"

"嗯。"叶修应了一声,明白许博远是有话要说。

"来之前我搜了些K市的图片,发现这里夜景挺美的,来到之后看确实挺漂亮的,所以,"许博远顿了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戒,"趁着这个好时机,我现在诚邀叶修同志加入我们许家。"

前面听许博远铺垫了那么多,看他之前的神色,再结合他出门前偷偷从箱子里那东西的小动作,叶修其实已经有点猜出来许博远想要做什么,但看到许博远就这么直愣愣将一个戒指递到他面前,叶修还是难以抑制地被触动了。

叶修的嘴角翘了起来,"加入许家有什么好处么?"虽然这么说着,叶修还是很快的接过了戒指。

"哎哎哎,要我给你戴上才行,"许博远把叶修的手抓回来,"仪式,仪式懂不懂。"

"给你给你,"叶修笑出声,"讲究。"

许博远给叶修戴好了戒指,手上多出了个东西,叶修感觉有点怪,但影响不是很大,叶修张合了下左手,把手收回去了。

"哎讲究人,"叶修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选在烧烤摊求婚,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可不是么,虽然现在人不多,但时不时就传来的烧烤味还是很明显的,他们的桌上堆了几十根木签,炉子上的烤鱼就剩下些骨头,怎么看现在都不是什么正经场景。

许博远显然也发现了,刚才被酒精迷惑,兴奋过后发现现场真的有点…寒碜。

许博远一下涨红了脸,"收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不接受退换货。"

"不退不换,"叶修笑着看他,"可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加入许家的好处呢。"

"好处就是收获许博远一个,终身的。"许博远脸上的热度退了些,"满意么?"

"唔这个好处还不错。"叶修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许博远忍不住心情愉悦地哼哼两声。



结完账回酒店的路上叶修问起许博远他自己的戒指,许博远一惊才发现自己出门的时候太急,忘记把装在另一个盒子的自己的戒指带上了。

叶修笑他,被许博远瞪了一眼,"下次再破坏气氛我就打你。"

"你还想有第二次求婚啊?"叶修一下没控制住自己的嘴皮子。

然后他果然被许博远打了一下手臂。

许博远加快步伐往前走。

"媳妇儿,等等我!"叶修在后面喊。

许博远听到这句一下回头看着叶修,等叶修走到他面前,盯着叶修说,"谁是媳妇儿?"

"我是我是我是。"叶修这下很有眼力见儿了,他很懂识时务者为俊杰。

许博远回过头,没有回话,走路的速度却降下来了。
我媳妇儿真的太好哄了,叶修在心里好笑,一边拉住了许博远的手。

许博远回扣住了叶修的手。

两人就这么牵着手走回了酒店。




洗好了澡,叶修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按遥控器换电视台玩,过了好一会突然反应过来许博远进去浴室有大半个小时了,他赶紧下床走过去推门,门竟然反锁了,他只好敲了敲门,"蓝?怎么洗那么久?还锁门了?"

"等、等一下,我就好了!"许博远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

听到回答叶修安心的再回到了床上,几分钟后许博远身上裹着浴袍出来了,许博远走过来的时候叶修好像听到了铃铛声,但他没有过多的关注,眼下这个在夏天还裹紧浴袍的人更值得引起他的注意。

"你干嘛呢?开着空调不热也不用裹这么紧吧?之前不都一条浴巾了事的么?"叶修觉得很不对劲。

"咳咳。"许博远脸上带着点不自然的害羞,耳朵发红,他慢慢走到床边,伸手脱掉了浴袍。

在许博远脱下浴袍的瞬间,叶修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眉毛不自主的挑高了,眼睛的亮光一下变得明显。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安静了几秒,叶修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说点什么,但一个"你……"出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干涩得要命。

这不怪他,许博远从来没有跟他玩过这个,他也从没想过要那么玩,两个人在那事上玩得最出格也只是白天在落地窗上zuo,但他们每次的衣着都很正常。现在许博远脖子手腕脚腕上绑着挂着金色铃铛的黑色带子,刚才将藏在浴袍里的猫耳朵给戴上了,装扮成猫的模样,这一下给他的冲击还是有点大的。

等到许博远弯下腰手脚并用的爬上床,叶修发现许博远的那处还插入了个猫尾巴式的gang sai,黑色的长尾巴向上翘起,延伸到许博远的背部。

许博远爬到叶修的身上,脱下浴袍之后他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反正都豁出去了,那干脆玩得尽兴。

"怎么样,你不是一只想养一只猫么?"许博远轻声对着叶修的耳朵说。

对,叶修确实想养猫很久了,很少人知道荣耀的大神竟然喜欢猫,平时遇到流浪猫都会去逗一下。但许博远对宠物的毛过敏,两个人在一起后,养猫是不可能了,叶修没觉得有多遗憾,反正平常去逗逗别人家的猫也足够了。

"玩这么大啊?"叶修抱住许博远chi luo的腰哑声说。

"主人对这只猫满意么?"许博远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的耳朵。

叶修扣紧了许博远的腰,侧过脸吻住许博远,"满意,满意的很。"

叶修的手从许博远的腰上离开,摸到了那条尾巴,顺着尾巴一直摸到了许博远的那处,伸了一根手指进去,发现里面已经是shi run的了。

"你处理过了?"叶修的呼吸有些粗重。

"不然尾巴fang不进去。"许博远也轻轻喘着回答他。

许博远说这样的话无疑就是在撩拨叶修,叶修的瞳孔缩了缩,"你今晚很放飞自我啊。"

许博远笑了,"还有更放飞的。"

说完许博远把手伸到后面,当着叶修的面慢慢的把尾巴拔出来,然后跪在叶修的tui jian,一手da kai自己,一手fu着叶修慢慢坐了下去。

叶修qia住了许博远的yao。

一时之间房内充满了阵阵铃铛抖动的声音。



叶修tian弄着许博远的xiong kou,许博远动qing的ting直了腰抱住叶修的脑袋,chuan息不断,"我,哈,我还可以学猫叫,"说了这句许博远还不要命的又加了句,"喵——主人。"

叶修立刻咬了一口嘴边的zhu yu,身xia的力度加大了几分。

"嗯!"许博远被zhuang ji得上下摇晃,"叶、叶修!太、嗯!太快,哈,太快了!慢、嗯!嗯!嗯!哈,嗯…慢…一点,哈,哈…"

叶修抬起头堵住许博远的嘴,动作还是没有慢下半分,心里恶狠狠地想,这可是你撩起的。

许博远无法,只得更用力的抓紧叶修。


等到两个人都fa xie了一次,叶修看着处在gao chao眼睛失神的许博远突然计上心头,凑过去在许博远的耳边沉声说了句,"老公。"

许博远一下清醒过来,有点被吓到了。然后就听到叶修磨蹭着他的耳朵又重复说了一遍,这次他听得很清楚,"老公。"

叶修刻意沉下来的声音显得特别有磁性,那句"老公"顺着空气从耳朵传到大脑,像是电流一般,在他的颅内过了一遍,这次许博远的感觉不是惊讶,而是兴奋,想要把眼前人拆吃入腹的兴奋,他又重新bo qi了,而且感觉比刚才还要更强烈一些。

叶修看着许博远的反应,心中一笑,让你撩拨我。

"老公想要什么,说出来,我都可以man zu你。"叶修继续低声说。

许博远觉得再让叶修这么玩下去他的脑袋就要炸了,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沉声说话有多性感啊!于是许博远揽过叶修的脑袋,堵住了那张撩拨的嘴。

叶修挣开了他,坚持说,"你想要什么?告诉我。"

许博远绷不住了,此时他被叶修压在了身下,他抬高了tun yao,ceng着叶修,"要你。要你jin lai。"

"满足你,"叶修ya xia身子,完全进去之后补充了句,"猫主人。"

今日份的许博远vs叶修依旧是许博远输。



第二天两人踏上了回G市的旅程,飞机上许博远时不时就要换下坐姿,腰太酸了,昨晚玩得太过,都不知换了多少种zi shi。叶修贴心的不断帮许博远揉腰,毕竟这也少不了他的一份"功劳"。在飞机快落地的时候,许博远看着窗外若隐若现的G市,回过头对叶修说,"等到我们九周年的时候去见见我妈妈吧。"

"虽然她是老一辈的人,不太知道我们的这些东西,但相伴了九年她一定会体谅和理解的我们的。"许博远接着说。

叶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现在表情有点落寞却无比认真的许博远,握住了他的手,"好。听你的。"

许博远笑了起来。转头继续去看窗外的景色。

过了几分钟后他突然回过头来,"哎不对,'等到某某时候,我们去做某某事吧'这种怎么听着那么不详呢?我刚才的话是不是立了flag?"

"好像是?"叶修吓唬他。

"那你怎么想?"许博远碰了碰叶修的手臂。

"你知道的,我不信这种玄乎的东西。"叶修看着许博远的眼睛。

"哈哈,我也是。"许博远笑。

在轰鸣声中,飞机降落,他们又回到了G市,这里还是那么热,但之前烦闷的心情早已一扫而空。
未来有那么多值得期待的事,区区一个夏天可再影响不了许博远的心情了。



END.



被ping bi了,修改了一下,现在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写在最后的话,

其实一开始拿到题目的时候我很快就把大纲列好了,基本思路也整理出来了,但是我那时想着时间还多,就没有动手写,然而现实告诉我,能立刻的做的事千万别拖,拖久了就难办了orz。后来我果然把当初那个故事给废掉了,过了太久,我都忘了当初的灵感了。

拖了一天才把我的题目完成,抱歉orz,后续会补一篇的(我保证!)

匆匆写完的文还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能看到这里的朋友应该对这篇文不膈应吧?所以欢迎大家提出意见,我会选择有用的改进的。

以上。

【叶蓝】平常的一周

*叶蓝小电影群drive car活动。
*第八题:玩角色扮演游戏。
*时间:7月25日。
@叶蓝小电影群

*有私设,叶修依旧是原作设定的叶神,许博远是我私设的一家小公司的老大。
*我流叶蓝。
*我无法避大家的雷,所以一旦看到不适内容请立刻退出,谢谢配合。
*人物是属于虫爹的。



许博远再一次从外面回到家里时终于对G市夏天的丧失了所有的忍耐力。

走进家门的他把钥匙一放,在大厅就脱了上衣走进浴室。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又干,现在许博远急需洗一个澡冲掉黏腻的皮肤带给他的烦躁感。

叶修听到外面的动静,从书房走出去就听到伴随着水声传来许博远的一声喊,"叶修,帮我拿下内裤!"

叶修摇摇头转身去帮他拿了,走到浴室门口也不说话,直接推门就进去,许博远一直有洗澡不关门的习惯。

"我挂在这了啊,"叶修看着自家男友正正对着自己闭着眼胡乱地搓头发有点不忍看,"你说说这是第几次让我帮你拿衣服进来了?"

"这不是厅里没拉窗帘么,不然我就光着出去了。"水冲在脸上,许博远的声音有点模糊,"再说了,让我媳妇给我拿衣服有什么不可以的。"

说完他几下把头发上的泡沫冲干净,抹干脸上的水,笑嘻嘻的把脸凑出来,"亲一个?"

"去去去,"叶修笑了,伸手把许博远的脑袋推回去,"赶紧洗,溅我一身水。"

叶修走出浴室,拿空调遥控器把温度降得更低了些。


"叶修,我们晚上吃什么?"许博远洗完了澡走到卧室里套上了上衣中裤,"太热了,我不怎么想吃饭,我想喝汤。"

"可以啊,"叶修坐在沙发上,"反正都是叫外卖。"

叶修和许博远两个大男人都不是喜欢做饭的,偶尔兴起了或者吃腻了外面的东西才会想着自己动手。以前许博远没那么忙的时候下班了直接回家也会时不时自己开锅,但自从他离开了之前的公司自己做老板以后,这种闲情逸致他就很少再有了。自己干了小两年,公司逐渐走上正轨,平时没那么辛苦了,但做饭这种事情,一旦久不做了,再拿起就很难了。

而叶修更不用说了,他现在虽然跟许博远在G市生活,可平日里还是要远程遥控兴欣的训练的,忙起来连吃饭都忘了,或者直接一桶泡面了事。自己动手做饭对他来说太费事,所以就算会做他也很少动手。


点完了外卖,许博远坐在沙发上看着从窗外铺洒进来的阳光有点晃神。
G市的夏天实在是难熬,处在灼热的阳光底下的人和物都被它晒去了精神气,一切看着都是那么萎靡。这几天天气好得过分,天空中半片云都没有,阳光就那么毫无阻碍的洒下来,而许博远为了招揽一个客户,最近都在外面跑来跑去,工作的烦恼再加上这么个天气,让他烦躁得不行。到了黄昏阳光照进屋子里,甚至会让许博远产生时间停流像是要窒息的感觉,就像现在。

"叶修,我们去度假吧?"许博远烦闷地抓了抓半干的头发,忽的转身面对着叶修说。

"嗯?怎么突然说这个?"叶修也看着他说。

"G市最近真的太热了,好烦,不想工作,更不想待在这里,我想去个凉快的地方避暑"许博远说,"我之前听他们说k市四季如春,我觉得那就不错。"

"你认真的?"叶修问。

许博远说那些话其实本来是抱怨居多,但听到叶修这么问他,他突然又觉得去度假势在必行了,

"对。我想去,"

这么说着许博远一下觉得心里的烦闷减少了许多,甚至因为对接下来的计划有期待而产生了愉悦的情绪,于是他一下躺倒在沙发上,仰着头看叶修,

"当然不是立刻就出发,得先搞定我那个客户,然后还要等你安排好兴欣的工作。"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现在是夏休期,我离开一段时间他们也能自己处理好。"叶修低头看着枕着他大腿的许博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还有点润。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许博远笑嘻嘻。



等两人都处理好所有的事情腾出时间来,已经是十天以后了。

许博远和叶修到达K市机场时是下午两点,换作是G市,此时户外基本是不能待的,阳光能照得人头晕目眩。但当他们走出K市机场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阳光很是温和,可能是地势原因,即使是在最热的时候,这里的温度也只有二十七八度,所以这时候阳光照在人身上反而是舒服的,偶尔还会有一阵不带一丝暑气的微风,许博远站在出口长呼一口气,果然出来度假就是爽!

他们预出了七天的空闲时间出来玩,出发前两人就只是了解了下K市一些著名的景点和预定了酒店,并没有做详细的攻略,反正是来玩了,随便去个地方都可以。


第一天他们只在酒店周边的街道走了走,顺便一条街接一条街的吃过去。

第二天在路人的指引下他们去坐了船,游览了当地有名的L江,同乘的游客给他们推荐了Y山,于是第三天他们去那坐了缆车。

Y山的缆车是长椅式的,就只有身前一个横栏卡住,走到最高处的时候,离地面有几十米,两个人都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到了第四天,两个人都有点不想出门了,毕竟两人都不是有多爱出门走动的人,吃的吃过了玩的也玩过了,K市还是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避暑的目的达到了,此行已经不虚了,然后他们两个人就在酒店打了一天的游戏。

第五天晚上吃完饭之后,两人想着去找个公园散下步消食,但是走错了路,到了一个有点偏僻的公园,反正散步哪都行,两个人就进去了。进去以后他们发现这个公园的景色还是挺不错的,人不是很多,而且人工的痕迹相对来说比较少,看着很自然。他们还发现了一片竹林,但天已经黑了,他们就没有进去逛。



晚上回到酒店,许博远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忘记拿内裤了,但他没有喊叶修帮忙,自己拿了件酒店的浴袍穿出去了,毕竟他箱子有些东西还不适合给叶修看。

"明天我们再去一次今晚的那个公园吧,感觉那个竹林还不错。"许博远对着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的叶修说。

"行啊。"叶修半起身,拍拍身边的空位,"上来。"

许博远笑着躺上去,凑近了叶修亲了亲他的嘴唇,"要做么?"

"你说呢?"叶修回吻他。

夜色撩人……


TBC.



写在最后的一些话,
没有安排好时间是我的锅,因为兼职加练车的原因,原定今天就应该写好发出来的车我没能写完orz,我明天一定把它上完!

我欠了好多东西……

暑假已经开始了,我本应该慢慢把那些没做的事逐渐完成的,可我去做了兼职,又报考了驾驶证的考试,每天都好忙……😭

之前买的书都早就拿到手了,可文评观后感什么的都没开始写,甚至还没有好好的坐下来看一看书orz。

参加了两个群活动也都没有开始正式动笔。

算算我有五本书要看要写观后感,两个群活动的作品,一共七件事。

加油吧。

【叶蓝】【非正经预告】邀请您赴一场三十天的旅行,直达七夕

叫我阿远姐姐:

时隔没几天,叶蓝小电影群的我们又来“翻云覆雨”了 ,带来群内第四次活动!
 


一辆上了没到站就不准下去的长途汽车,29位职业非职业赛车手轮番上阵,给您带来绝对刺不刺激我也不知道的绝佳体验




三十天,三十题,三十次深入♂爱情。情爱不止一种模样,可以温润如水,也可激情四射。是谁欲红了眼,是谁喘声连连,三十天里再见分晓。




想知道三十天有什么嘛?




据我不靠谱的数学和归纳能力,保底预告:七种姿势,七个场景,七种花样,五种道具




这个数据基于三十题本身,各位车手大人如何发挥让咱们敬请期待!




可以确定的是,图文并茂,绘声绘色:)

嗯我表达清楚了吗?大家会意了吗?这就是一个开车三十天活动!咳。

始发站:7.18


接下来隆重公布车手名单:(按天数顺序)


7.18 阿司  @阿司吧 


7.19 瓜瓜   @飛花落葉 


7.20 阿紫  @紫星空shmily 


7.21 沉舟  @负债累累的沉舟 


7.22 火火  @火火 


7.23 蓝保姆  @沧海月明 


7.24 白栎栎  @栎栎是谁,一定不是我


7.25 睫毛  @奶盖没有盖 


7.26 包子  @广虚散人 


7.27 阿点  @HR 


7.28 头头  @头头 


7.29 刀子  @人格已分裂 


7.30 爪子  @爪子 


7.31 芷絮  @霜落 挽寒歌 


8.2 kk  @Ketsunana 


8.3 麻油  @麻油圈名! 


8.4 qoo  @晨歌 


8.5 丘黎儿  @悲九 


8.6 阿图  @叫我阿远姐姐 


8.7 做做  @沈途沈弄风 


8.8 叶琅  @叶琅琅琅琅—咸鱼手 


8.9 爪子  @爪子 


8.10 兔兔岚  @蓝桥家的兔兔岚 


8.11 车前子  @请叫我火箭靓仔 


8.12 清木  @清木浅鯉 


8.13 七七  @乱七八糟 


8.14 月梵 @樊华 


8.15 赵劳模  @克劳德·赵 


8.16 粟  @粟与脑洞修复艺术 


七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 由 @叶蓝小电影群 代发哦


七夕后鹊桥散 人不散 8.18彩蛋环节  胖纸  @已经是坨废纸了 


 


活动提议人:我




活动策划:每一名车手




活动主催:推波助澜的叶蓝小电影群群众




民意活动,多多益善




期待吗?我催(gǎn)稿去了!




让我们一路欢乐,相聚七夕❤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 @叶蓝小电影群  关注下方tag#叶蓝小电影群活动#



隔一段时间上来总能发现关注列表的人数又消失了那么一个两个。那种把列表从头翻到尾又翻到头却发现没找到的感觉,真的有点难受……

太阳总会下山的吧,
总要说再见的。

……未完待续。

专心复习,考试顺利^_^。


ノ☀

预备,唱!

“嘿嘿!嘿嘿嘿!

“今天是个好日子!祝咱们叶修生日快乐~今天是个好日子~~也祝咱叶秋~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叶家的兄弟俩(。>∀<。),祝你们一切都好!

这是我与你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生日,希望能与你们一起过很多个生日!

Happy!!!!